日圓爲啥沒有升息行情?外資揭日銀手法

穆迪分析(Moody’s Analytics)認爲,日本央行其實沒有把話說清楚,短期方面日本央行也將重新關注無抵押隔夜拆借利率,這與央行在2013年之前設定的目標利率相同;而且政府債券的購買量將繼續「與以前大致相同」,等於都沒有新意。

源於AMG S63打造的Brabus 930發表 根本是豪華陸地飛彈!

法國外貿銀行全球市場研究亞太區首席經濟學家艾西亞亦分析,日銀政策措施上,殖利率曲線控制(YCC)已終止,卻沒有宣佈停止購買日本政府債券(JGB),只停止購買股票 ETF 和日本 REIT。

「這樣的背景下,日本央行似乎無意開始縮減資產負債表(即開始量化緊縮)」,艾西亞指出,反之,日本央行購買日本國債的規模將保持不變,維持每月6兆日圓,這意味着日銀資產負債表將繼續以與以前相同的速度成長,「這對日圓來說,並不是一個好消息!」

事實也是如此,在日本央行升息後,10 年期日本公債殖利率小幅下降,日圓兌美元則進一步貶值,日圓走弱到逼近今年最低。

穆迪分析指出,日本央行19日放棄負利率政策和殖利率曲線控制,「正如市場普遍預期的那樣」, 這是自2016年引入負利率以來短期政策利率的首次變化,也是自2007年2月以來的首次升息。此次變化,主要來自於日本工會公佈2024年春斗的春季工資加薪5.3%,爲1991年以來最大的加薪幅度,比去年3.6%的結果有明顯改善,也超過穆迪分析期望漲幅的4%。

雄安新区54项政策可“免申即享”

日本央行的目標是透過向央行的銀行準備金餘額支付利息,將利率維持在0%~0.1%之間,較先前日本央行依賴儲備金體系將活期存款利率維持在 0%~ -0.1%之間,等於是19日的變化應該會導致利率上升約10個基點。

對於接下去的觀察,艾西亞指出,日本央行面臨的重要問題是名目薪資是否會繼續增加,以便可持續實現2%的通膨目標,春鬥薪資談判在這方面至關重要,經濟數據看起來並不好,工業生產、消費者信心疲軟,潛在通膨疲軟。最後、也是最直接的方面,日本央行可能會開始感受到市場參與者推動進一步升息、同時削弱日圓的壓力。

桃園公托再+1!崇法公共中心開幕 即起受理報名

艾西亞強調,如果美國聯準會繼續推遲超出市場共識的降息,時間大約今年6月,情況只會變得更糟。

蓝与金

智慧城市展登场 林佳龙:解决方案输出新南向